富二代app ios

听到外面的声响,赫云舒指了指门口,苏傲宸会意,放轻了步子走到门边,然后对赫云舒比了个可以的手势。

见他这般孩子气的举动,赫云舒哑然失笑,为了配合他,赫云舒的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响:“嗯,唔,啊,不要。”

这时,门外探进来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。

苏傲宸顺手一捞,便捞住了那人的脖子。

这人,不是随风还能是谁?

苏傲宸提溜着随风的衣领转了一圈,面带戏谑,道:“随风,这是做什么?”

随风一脸无辜:“主子,我是有事情要向禀报。”

“确定不是要来偷看?”

顿时,随风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:“没有,没有,主子,一定是误会我了。在您的英明领导下,我怎么会做这样没有节操的事情呢?主子,是他,是他想要看来着。”

说着,随风的手扒拉着身后的王铁虎,一把把他拽了出来。

王铁虎满脸通红,看着赫云舒说道:“妹子,我才没有。”

赫云舒笑笑,道:“铁虎哥,别搭理他。这个随风,最爱干听墙脚的事了。”

带红帽子的清纯养眼少女

闻言,随风一脸真诚:“赫小姐,话可不能这么说啊,我可是从来不听墙角的。”

赫云舒起身,抱臂而观,道:“那解释一下,自己怎么总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出现呢。一次两次还好说,这么多次都被恰好撞见,不觉得太恰好了吗?”

苏傲宸丢下随风,好整以暇的看着他:“随风,一说谎就容易多说话,难道忘了?”

随风缩了缩脑袋:“主子,一定是误会我了,没有的事,我不会干这样的事的。”

这时,苏傲宸看向赫云舒,道:“知道吗?最近暗牢那边抓到的人总是不肯招供,我觉得是不是现在用的刑有点儿太轻了?总想着找个人去一一试试这些刑罚,也好知道效果,我觉得随风就不错,人可靠,扛揍,打坏了出点儿医药费也就是了,说呢?”

赫云舒点点头,道:“嗯,我觉得也可以。”

顿时,随风怂了:“主子,不要啊,我承认,我是有偷看过那么一两回。我这纯粹是想学点儿经验啊,主子也知道,我今年都二十三了,还是光棍儿一根啊。”

闻言,赫云舒和苏傲宸相视一笑。

尔后,苏傲宸转过脸,看向随风的时候就带上了一脸的寒霜:“若有下次,我拿的眼睛泡酒喝。”

“是,主子。”说着,随风顿时就蔫了。

赫云舒笑笑,道:“好了,别逗他了。随风,燕永奇呢?”

随风伸手指了指王铁虎,道:“被他一脚踹河里了。不过,主子放心,三殿下无性命之忧。”

苏傲宸点点头,应了一声。

王铁虎看着苏傲宸,道:“怎么,在意他的死活?”

被这么直白地问着,苏傲宸轻咳一声,道:“嗯,他是我那不争气的侄子。”

闻言,王铁虎点点头,道:“嗯,是挺不争气的,还想抢的媳妇儿。”

见他这么说,赫云舒哑然失笑,一时起了逗弄的心思,道:“铁虎哥,那人可是三皇子,不害怕啊?”

王铁虎摇摇头,道:“妹子,我不管他是谁,只要欺负了,我就要他好看。”

苏傲宸点点头,道:“嗯,这话说得好。以后记住了,谁要是敢欺负她,就揍谁,揍出了事,我兜着。”

王铁虎打量着苏傲宸,道:“要是欺负了我妹子呢?”

赫云舒扑哧一声笑出了口,含笑看着苏傲宸,准备看他如何回答。

显然,苏傲宸也没想到王铁虎会这么问,他笑笑:“放心,我是不会欺负她的。”

“万一呢?”王铁虎不依不饶。

“没有万一。”

“我不管,要是欺负了我妹子,我也不会放过的。我不管是谁。”王铁虎认真地说道。

苏傲宸笑笑,道:“好。”

尔后,赫云舒招呼王铁虎坐下吃饭。

几人吃完饭,便准备离开。

为了掩人耳目,赫云舒和王铁虎先走,而苏傲宸和随风等人则是暗中跟随,以备不测。

傍晚时分,赫云舒进了城,直奔定国公府。

定国公府的守门人一见赫云舒,顿时便笑着将她迎了进去。

云松毅得了下人的禀报,忙走了出来,到院外的时候刚好碰到二人。云松毅拉过赫云舒的手,道:“舒丫头,可算是回来了。哟,铁虎,也来了。”

王铁虎上前,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来,道:“爷爷,这是我在山上捉的山鸡,现在还活着呢。”

云松毅接过,看了看里面还活蹦乱跳的山鸡,笑道:“铁虎,这孩子可真实诚啊。走走走,咱们到院子里说话。”

三人很快进了院子,热络地说着话。

不一会儿,云锦弦等人得了消息也赶了过来,见到王铁虎,深感于他的赤诚,喜欢得不得了。

三人吃罢晚饭,又说了一会儿话,之后便各自歇息。赫云舒在定国公府一直有自己的院子,至于王铁虎,被云锦弦安排到了客院住。

赫云舒回到自己的院子,沐浴过之后回到卧房,准备睡觉。

可一推开门,就看到屋子里坐了一个人。

赫云舒白了他一眼,道:“这人,可真是没规矩。”

“规矩是什么,有我家娘子好吃吗?”说着,苏傲宸站起身,朝着赫云舒走过来。

赫云舒裹紧了身上的里衣,道:“要做什么?”

苏傲宸笑笑,看着她脖颈之下的白皙,声音粗重了几分:“深更半夜,良辰美景,说我要做什么?”

赫云舒一猫腰从他手边躲了过去,道:“这可是在定国公府,不要胡来。”

苏傲宸转身,张开双臂圈住了赫云舒的腰,道:“的意思是,如果不在定国公府,就可以胡来了?”

“我没这样说。”

看着怀中小女人娇俏的模样,苏傲宸打横将她抱起,一步步走向了床榻。

赫云舒瞪着他,道:“要做什么?”

“做该做的事啊。”苏傲宸一脸淡定的说道。

“敢!”

说话间,苏傲宸已经将赫云舒放在了床上,环住了她的腰,坏笑道:“就抱抱,怎么不敢了?”

看到他眼神里的戏谑,赫云舒给了他一个拳头,道:“故意的!”

苏傲宸笑笑,脑袋埋在她的颈窝里,留下了浅浅的一吻,尔后在她的耳边说道:“睡吧,我陪着,睡着了我再走。”

赫云舒嫣然一笑,道:“好。”

连日来,她一路奔袭,在客栈里睡得并不安稳,如今有苏傲宸在身边,她心里格外踏实,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。

见她睡着了,苏傲宸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头发,他至今仍无法忘记,他看见她一夜白头的时候,心里有多痛。一个人,该痛心到何种地步,才会有这样极端的反应?

此时,虽然为了不引人注目,她的头发染成了黑色,但发根处新长出来的部分仍是白色的,那抹白色落进苏傲宸的眼睛里,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眸。

他知道,有些事,该做了。

第二日,赫云舒很晚才醒来,一夜好眠,她的心情很好。

吃过了早饭,赫云舒正准备回赫府看看,就看到舅舅云锦弦走了过来。

见了她,云锦弦说道:“舒儿,宫里来人了,传陛下的口谕,让进宫。”

赫云舒微愣,她不过是刚刚回来,没想到燕皇就已经知道了。她点点头,道:“舅舅,有说是什么事情吗?”

云锦弦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,那人的嘴很严,什么也没说,只说是传陛下的口谕。”

赫云舒一笑,没再说什么,到了前厅,跟着宫里来的太监去了宫里。

皇宫,御书房内。

赫云舒冲着燕皇躬身施礼,道:“臣女云舒,见过陛下。”

正在批阅奏折的燕皇抬起头来,道:“回来了?”

“是,陛下。”

“倒是有手段,连编纂《大渝辞典》的主意都想得到。可即便如此,赫云舒,朕还是不能让参加科举。”空旷的御书房内,燕皇的声音显得格外冷肃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,祖宗的规矩不能废,大渝朝,向来没有女子入仕的先例。”

“可陛下之前明明下过诏书,若我能从书院结业,就可以参加科举。”

燕皇警告的看了她一眼,道:“此一时,彼一时,能完成嵩阳书院的结业,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,算不得什么真本事。已经贵为郡主,这科举,不参加也罢,于,并没有什么影响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可是。”燕皇突然打断赫云舒的话,厉声道,“赫云舒,不要再挑战朕的耐心,朕说不能参加科举,就是不能参加。若敢一意孤行,朕有的是办法让一败涂地,若不信,大可以试试看!”

“没想到过了这么久,说话不算数的德性,还是半分都没改。”

突然,御书房门口走进一个人,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
看到他,燕皇不由得站起身,睁大了眼睛看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