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吧app下载网址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银杏叶铺天盖地,迎面而来,势头正烈。

赫云舒端坐于地,一把匕首在手,舞得密不透风,将银杏叶一一斩落,掉在了地上。

银杏叶簌簌而落,像是下了一场金黄色的雨。

赫云舒收回匕首,朝着那紫衣男子笑了笑,道:“这么好的银杏叶,就这么毁了,倒是可惜了。”

紫衣男子面上笑意不减,薄唇微扬,道:“到底是落叶,终究要归于尘土。至于它是完整还是变成两半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
赫云舒但笑不语,自从她来,这试探一时一刻也没有停止过。

刚进来时,数十人一起出现围住了她,这是在试探她的胆量。青衫男子自称是东家,这是在试探她识人的能力。紫衣男子出手,这是在试探她的身手。

又或许,这试探仍在继续。

紫衣男子瞧着赫云舒,目光如炬,暗含威压,赫云舒神色不变,浅笑以对。

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,二人的对视,恍若一场无声的对决。

终于,紫衣男子缓缓开口,道:“铭王殿下待可好?”

外滩街景青春在现

赫云舒淡然一笑,说道: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好与不好都是我们夫妻二人的事情,无须与外人言说。如此,阁下的试探可以结束了吗?”

紫衣男子神色微变,道:“那好吧,想要什么?”

赫云舒并不直接回答,而是问道:“若我说了,就能做到吗?”

“自然。”

他的话,赫云舒并不怀疑。成衣铺子的掌柜青衫男子之所以当日并未将一切挑明,就是在等这个人。眼前的紫衣男子,必非寻常人。

这时,紫衣男子从地上起身,他扬手向前,道:“到底是冬天,终归是有一些寒意,还是去屋子里说吧。请。”

说着,他扬手向前,指向了屋子的位置。

赫云舒缓缓起身,走在了前面。

这屋内的陈设极其简单,但每一样物品都不是凡品。桌椅是上好的金丝楠木,茶具是精美的细瓷,画着梅兰竹菊的图案,格调高雅。

桌案之上,青花瓷的花盆里,栽着一棵细枝袅娜的文竹。文竹翠绿的叶子伸展着,延展着无边的青翠,上面还挂着一些细小的白色水珠,晶莹剔透。

二人相对而坐。

这时,一个青衣小童闻声而来。

紫衣男子指了指桌上的茶具,道:“拿走!今日我要款待贵客,拿我的玉壶来。”

青衣小童应声,拿走了桌上的细瓷茶具,再回来的时候,用托盘小心翼翼地托着一副玉壶和玉杯。

看到那玉壶,赫云舒止不住一愣。

远远看去,这玉壶,倒有几分眼熟。

那玉壶由远及近,被那小童放在了桌子上。

待完完整整地看到这玉壶,赫云舒顿时站了起来!

这、这是外公的玉壶!

赫云舒猛然拿过那玉壶,仔细地看着,不,这不是那只玉壶。

外公的那只玉壶之上,因为长久的摩挲,上面有她的名字,这上面并没有。

赫云舒的反常,紫衣男子看在眼里。

他一直看着赫云舒,没有说话。

随之,赫云舒看向了紫衣男子,道:“这玉壶从哪里找来的?”

“怎么,之前见过相同的?”紫衣男子的语气很随意。

赫云舒点了点头,道:“是,我见过。”

“再说一遍!”听到赫云舒的话,紫衣男子站起身,正色道。

赫云舒看着那紫衣男子,道:“怎么,这玉壶有什么玄机吗?”

男子盯着赫云舒,一动不动,似乎是在看赫云舒是不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。

片刻后,紫衣男子缓缓开口,道:“这玉壶,我姐姐也有一个。只不过,我姐姐现在失踪了。说见过玉壶,是在哪里见到的?”

姐姐?玉壶?

联想到华年商行的名字,赫云舒脱口而出道:“莫非,是玉家人?”

听到这句话,紫衣男子的身子猛然一震。

华年商行建立已久,可对外向来自称东家姓余,而不是姓玉。

玉,是他们的本姓。余,不过是用来混淆视听的。

而赫云舒的话他听得很清楚,她说的,是“玉”而不是“余”。

紫衣男子看着赫云舒,并未出手,道:“因何知道我是玉家人?”

赫云舒直视着他,道:“我猜的。”

“猜测的根据呢?”

“我猜,华年商行的名称,是否出自于玉华年这个名字?”

这个瞬间,紫衣男子终于确定了。他嘴唇颤抖,道:“我……我姐姐在哪里?”

“她已经死了。”

“不、不可能!”紫衣男子摇着头,语无伦次道。

“信也好,不信也罢,这都是真的。”赫云舒平静道。

她也没有料到,会在大魏遇见玉家人。

玉家,是她的外祖母玉华年的族家。传闻那是一个隐士之族,不与外人结交。而外公云松毅当年和外祖母相识,不过是一场意外。之后,外祖母甚至连家里人都没有告诉,就跟着外公离开了那里,来到了大渝。之后,她隐姓埋名,在大渝生

活了许多年,直到逝去。

照这么说,华年商行竟然是和外祖母有关的吗?

此刻,紫衣男子的心中,正在经历着一场惊涛骇浪。

之后,紫衣男子重重地坐下,道:“告诉我!告诉我知道的所有和玉华年有关的事情。”

赫云舒点了点头,将她所知的和外祖母玉华年有关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听罢,紫衣男子诧异道:“是说,姐姐成了婚,也生了孩子,甚至,她的孩子也生了孩子?”

“是。”赫云舒点了点头,语气肯定。

“那,他们都还活着吗?”

“自然。”

一时间,紫衣男子的脸上写满了震惊。

赫云舒则是有几分诧异,不明白这件很平常的事有什么值得震惊的。

良久,紫衣男子终于回过神来,口中喃喃道:“骗人!都是骗人的!”

赫云舒不明所以,也就不说什么。她看着紫衣男子,端详着。顷刻间,紫衣男子突然向前,他的手压在了赫云舒的肩膀上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