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香蕉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赫云舒再醒来的时候,已然是天色大亮。

浓烈的阳光透过窗子,照在她盖着的被子上,有着和煦的温度。

赫云舒猛然坐起身,看向四周。

这不是她的屋子。

就在她起身下床的时候,翠竹走了进来,见她醒来,翠竹惊喜道:“小姐,醒了!”

赫云舒点点头,道:“他呢?醒了吗?”

翠竹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赫云舒所说的是苏傲宸,道:“还没有。”

赫云舒来不及再问什么,忙跑向那间屋子。

屋内,苏傲宸仍然躺在床上,光线映照出他朗逸的侧脸,他像是睡着了,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赫云舒看向守在一旁的百里姝,道:“他怎么样?”

百里姝的额头紧皱成一团:“脉搏、呼吸什么都正常,可他就是醒不过来,也是奇怪了。”

清纯美女迷人微笑旅拍

植物人?

赫云舒的脑海中闪现出这三个字,转瞬却又狠狠地摇摇头,不,不会的。在现代医疗设备齐备的条件下,伤者做了手术之后还要休养几天才能醒过来,何况是在这个年代?苏傲宸一定会醒的,一定会的。

她疾步奔过去蹲在苏傲宸的床前,握着他冰冷的双手,放在自己的脸颊上。

他的手,冷得吓人。

赫云舒只觉得自己的整颗心沉到谷底,茫然四顾,只觉得一切都是虚无的。

这时,火夏来报:“王妃娘娘,三皇子妃求见。”

赫云舒面沉似水,声音亦是冷硬如铁:“不见!”

火夏应声,转身离去。

过了没多久,火夏去而复返,脸上的神色不是很好看。

“怎么了?”赫云舒冷声道。

“三皇子妃不肯走,站在大门口说一定要见王妃娘娘。”

赫云舒冷笑一声,这还赖上了是吗?

“那就让她在门口待着,我倒要看看,她能待上多久。守着门口,任何人不许进来。”

今日太阳浓烈,她赫玉瑶若是有这份恒心,就在门口晒上一天。没来由地来她府里,真是让人厌烦!

火夏领命而去,按照赫云舒的吩咐去做事。

百里姝搬了把椅子放在赫云舒身边,道:“坐下吧,给他输了许多的血,身子虚,蹲久了只怕会昏倒。”

赫云舒在椅子上坐下,双手一直握着苏傲宸的手,似乎是想把自己手上的温暖传递给他,又似乎是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安心一些,心里不会那么慌张。

这时,天影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,放在了床榻旁边的桌案上。

“我来吧。”说着,赫云舒将枕头垫高,尔后将苏傲宸的双手放进被子里。

她端过那碗药,用汤匙舀起,放在唇边吹凉,再送到苏傲宸的嘴边。黑色的药汁顺着他的嘴角流下,这药,他竟是半分也咽不下去。

赫云舒顾不得身后的百里姝和天影,含了一口药在嘴里,然后俯下身,将那药送进了苏傲宸的嘴里。

幸好,这一次药没有流出来。

她如法炮制,将这一碗药喂给了苏傲宸。

这药很苦,可此刻她却是半分也不在意。

尔后,她将那药碗搁下,道:“翠竹,端盆热水来。”

身后,无人应声。

赫云舒微愣,旋即明白过来,想必是见她那般给苏傲宸喂药,他们才躲出去了吧。

她的声音大了几分,终于听到了翠竹答应的声音。

很快,热水送到。

赫云舒将毛巾放进里面,拧干,擦着苏傲宸的脸颊。他浓重的眉,他英挺的鼻子,他苍白的嘴唇,从初见之时便让她深深惊诧的容颜,是这般的和谐,此刻,却又这般的让她心伤。

将他的手擦干之后,赫云舒放下毛巾,重新握住了他的双手。

身后,百里姝说道:“还是去歇一歇吧,若不然,身子会吃不消的。”

赫云舒摇摇头,道:“我不要紧。”

“那好,我想起有味药应当管用,我这便回去取。”

“好,把门关上吧,我想和他待一待。”

百里姝应声,走了出去,从外面关上了门。

赫云舒俯下身,脸贴着苏傲宸冰冷的双手,喃喃道:“第一次见的时候,简直就是一个流氓。在皇宫那样的地方都敢乱来……”

“之后,每一次见,都要占我便宜,那时候在我眼里,跟个采花大盗没什么区别……”

“对的改观是在翠竹受伤那次吧,见翠竹奄奄一息,我吓坏了,没成想刚好出现,我不过是病急乱投医,竟然帮了我的忙……”

“帮了我的忙,我念着的情,没成想还是不改本性,占便宜没够儿……”

……

赫云舒沉浸在回忆之中,说着和苏傲宸相识以来的所有,一路说下去,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和苏傲宸之间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回忆。苏傲宸不肯告知自己的真实身份,她原本以为自己很介意,可是,此时此刻,她只觉得,只要他能醒过来,这又算得了什么呢?

至少,她知道他不是大奸大恶之徒。

如此想着,蒙蔽在心头多日的阴云似乎一下子消失了。这些日子,她一直在忙着铺子里的事情,每天都找许多的事情给自己做,为的就是不给自己时间去想苏傲宸。可是到头来,她最掌控不住的,原本就是自己的心啊。

这时,门外传来火夏略显急切的声音:“王妃娘娘,三皇子妃在门口昏倒了。”

赫云舒皱了皱眉,赫玉瑶这个女人,真是麻烦。

她将苏傲宸的双手在被子里放好,之后起身开门,看向候在门外的天影,道:“进来,照顾好主子。”

天影张了张嘴,似是想反驳,最终却是没说出来什么。

赫云舒随着火夏一路出门,赶到了门口。

一身红衣的赫玉瑶倒在地上,很是显眼。旁边站着不少围观的百姓,看到这一幕正朝着这里指指点点。

赫云舒见状,吩咐道:“取一盆凉水来。”

侍卫听令,很快便端来一盆凉水。

“泼下去!”

侍卫没有丝毫的迟疑,端着那一盆水朝着地上的赫玉瑶便泼了下去。

被冷水这么一泼,赫玉瑶悠悠醒来,一醒来便装作柔柔弱弱的样子从地上爬起来,道:“皇婶,侄媳来拜见您,在这里等了许久也未见您的面……”

说完,她打了个喷嚏。

围观的百姓见状,议论声此起彼伏。

“就是,铭王妃好大的架子啊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?人家三皇子妃在这里等了这么久,还昏倒了。”

“我看哪,这铭王妃就是故意的。”

……

一时间,说什么的都有。

听着众人的议论声,赫玉瑶的眼底有一抹喜色闪过。

赫云舒皱皱眉,凌厉的眼神一一扫过围观的众人,冷声道:“本王妃倒是不知,在大渝朝什么时候可以妄议皇亲了?”tqR1

她的声音中气十足,带着来自上位者的威压,吓得众人顿时闭了嘴,噤声不言。

赫云舒复又看向赫玉瑶,道:“侄媳妇来,所为何事?”

赫玉瑶起身,身子晃了几晃才堪堪站稳,道:“皇婶明鉴,眼见着中秋将至,侄媳妇备了厚礼,来看望皇叔和皇婶,聊表敬意。”

赫云舒点点头,道:“好,本王妃知道了,侄媳妇请回吧。”

赫玉瑶咬了咬嘴唇,道:“侄媳还未看过皇叔,请皇婶行个方便,允侄媳见见皇叔。”

闻言,赫云舒心底一阵冷笑,几日未见,赫玉瑶倒是长了能耐。大渝朝的百姓对铭王向来是礼敬有加,赫玉瑶这话分明就是说眼下铭王府是她赫云舒做主,为的就是激起众人心中的不满。她这句话,说得当真是歹毒!

赫云舒目光如炬,看向赫玉瑶,道:“侄媳妇这话可就言重了,今日有名医到府为铭王叔诊治,耽误不得。本王妃能出来见一面说清缘由,已是仁至义尽,至于是走是留,悉听尊便。本王妃心系王爷,恕不奉陪。”说着,赫云舒转身进府,再不多言。

赫玉瑶有心跟进去,火夏却跟铁塔一般站在王府门口,毫不相让。

而围观的百姓听到赫云舒说的话,顿时便振奋了。

有名医为铭王爷诊治?这么说,王爷有救了,还能像从前那样?

一时间,众人的脸上都有了兴奋之态。

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啊。

众人四散奔走,逢人便说这个让人愉悦的消息。

赫玉瑶懵了,敢情她在这里站了这么久,还装晕挨了一盆冷水,到头来非但没能进了铭王府,还连半分的同情都没捞到?

阿嚏——

赫玉瑶打了个喷嚏,那一盆凉水兜头而下,可真是让她难受。

她身后的贴身婢女绿莹见状,忙上前道:“娘娘,您的衣服都湿透了,须得赶紧回去换身衣服,若不然着凉了可就不好了。”

赫玉瑶冷眼看着铭王府,心有不甘,她好不容易得到消息说铭王府里进了一个重伤的男人,想来将赫云舒一军,斥她一个不守妇道之罪,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。

不,她不甘心!

赫玉瑶转身上了马车,绿莹忙拿着马车上备着的毯子给赫玉瑶盖上。赫玉瑶裹紧了自己,仍冷得瑟瑟发抖。

她心思微动,问道:“之前,谁最爱往铭王府跑?”

“回皇子妃娘娘的话,是六殿下。”

是他?赫玉瑶微微一笑,想出了一个好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