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成版豆

慕离向那辆绿色豪车瞥一眼,即刻知道车中坐着的人,他皱皱眉头,嘴角向上挑一挑。

萧正近年的情况,他从同学的口中略知一二,他的妻子得了绝症,在去年的时候,刚刚过世,他恢复了单身,而且加入了钻石王老五的行列。

又过片刻,林青与江涛从楼内走出来,整座办公大楼有灯光的窗口,已经黑了一多半。

林青远远的看到越野车,她转身与江涛挥一挥手,江涛即刻向停车场走去。

林青脸带笑容,往慕离的越野车走去。

慕离已经替林青打开了车门,嘴角往上扬起一丝暖暖弧度。

“我会被你惯坏的,每次为我开车门。”林青嘴上这样说,心里却乐不可支。

“那就好,没人为你开门的时候,说明开车的人不是我。”慕离睨了她一眼,语气平缓,随即发动了汽车。

“有时,坐公司的车,司机也会为我开车门。”林青看一眼慕离,漫不经心的说着,还故意拉长了语气。

“那是巴结你。”慕离蹙了蹙眉头,撇了撇嘴。

当越野车走到闹市区的时候,车速慢了下来,林青转脸向车窗外看去,三三两两的人群中,有两个人忽然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她欠一欠身,盯眼又看了片刻:“那边好像是萧正和金小姐。”

气质美女毛衣短裤白嫩美腿忧郁眼神居家写真图片

慕离目不转睛,目视前方专注的开车,他只轻轻的应一声:“一起吃饭也没什么。”

林青回过身来,她想一想后说:“萧正家里什么情况?”

“尊贵的单身贵族。”慕离淡淡的说。

他仍然目视前方,他不喜欢评论别人的私生活,别人怎么样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

林青又转脸望向车窗外,刚才的两个人,已经消失在热闹繁忙的人群中。

各安天命吧!

……

沈玉荷到了回医院复查的日子,洪强开车将沈玉荷和林青,送到了医院门前。

“还查什么?我自己感觉很好。”沈玉荷自从走出家门时,就一直唠叨着不肯进医院复查,这次生病,91成版豆使她烦透了医院。

“老夫人,你还是遵守医生的安排吧!”洪强笑着安慰沈玉荷,他扶着她向医院大楼走去,林青走在其后,她接了一个公司的电话。

当她追上沈玉荷和洪强时,却见远处戴泽挽着任娇,向医院外走来。

戴泽同时也看到林青,他与任娇低语几句,两人一起走向林青:“我们怎么会在医院里碰到,你生病了吗?”他关切的问。

“不是我,是橙橙的奶奶生病,回医院复查。”林青说话间,看向任娇。

戴泽点一点头,他的视线很快转回到任娇的身上。

只见她脸色红润,娇羞般的依偎在戴泽的身旁,当她与林青的目光接触时,才向林青腼腆的笑一笑。

“你们两个人看样子,都没有生病,来医院看病人吗?”林青说话时,望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沈玉荷,她正回过身来,看着他们三人说话。

戴泽沉吟一下,缓缓的说道:“任娇她怀孕了。”说完,他伸出一只手臂紧紧的搂住任娇,她也顺势倒进他的臂弯中。

林青微微的愣一下,她的脸上充满了复杂的表情,但她即刻回过神来:“恭喜你们,这么多年也真的不容易。”

“是啊!”戴泽掩饰不住他内心的喜悦,满脸含笑。

在林青的印象中,戴泽很少这样开心的笑过,最难得的也是,他咧开嘴巴露一下牙齿,随即笑容很快的在他的脸上消失。

林青不知道,跟他们还能说些什么?她瞥一眼任娇的肚子,那里面的小生命,也是她盼望已久,能在自己的肚子中成长。

“我们先回家,有时间再聊。”戴泽看一眼林青,他拉起任娇准备向外走。

“好!任娇你可要保重身体。”林青临分手时,不忘嘱咐一句。

任娇不说话,只是高兴的点点头,即刻便把目光投向戴泽,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戴泽的依赖和对他的爱恋,一丝丝的笑容荡漾在她的脸庞。

林青望着戴泽和任娇走远,才缓缓的回过头来,她自己也不知道,心里是什么样的滋味,已经很难形容。

正当她抬起头时,看到沈玉荷刚刚的转过身去,她忽然抚一抚自己的脸,也许她的内心所想,已经被沈玉荷察觉。

她快步跑上前去:“妈!我来扶你,坐电梯上楼。”

“嗯!”沈玉荷轻轻的应一声,她不再说话,她的心事好似比林青还重。

沈玉荷复查的结果,一切正常,恢复的很好,她自己也高兴起来,心情变好,她的话也多了起来。

她已不像来医院时,满脸的不高兴,心情烦躁,并不时的发着牢骚。

“老夫人,这下我们全放心了。”洪强依然跟在沈玉荷的身旁,时刻不离左右,他是一个非常体贴的人。

“嗯!病好了,我也高兴。”沈玉荷忽然转过身来,望一眼跟在身后的林青,她心事重重的低头不语。

“林青,你想吃什么?我们去超市怎么样?”沈玉荷似乎来了兴致,超市那样的地方,她是从来不去,人多吵闹她感觉非常的吃不消。

“好啊!我正想买洗发水。”林青知道沈玉荷,是为她才提议去超市的,她立刻打起精神,脸上浮上了笑。

三人来到超市,果然人头攒动,人挤人,人挨人,正遇超市搞特价促销,人们都纷纷的挤进来,像打仗一样。

沈玉荷看到此景,眉头紧紧的皱起来,她站在那里左右看一看,即刻便想退出去。

林青笑起来:“妈!你不喜欢这里,我们回去吧!”她并没有心情诳什么超市,来超市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那时还是同小保姆一起来的。

“购物可以缓解人的紧张心情。”沈玉荷好似随口说道,但她的眉头一直紧皱着。

“我们还是走吧,这么多人挤着,购物还有什么乐趣?”林青扶起沈玉荷便向外走。

洪强跟在他们身后,看一看超市中的人,无奈的摇一摇头。

三人就这样又重新走出超市,来到外面,沈玉荷竟然大大的舒出一口气:“空气好新鲜啊!”

林青望着沈玉荷,好像已经把不愉快忘到脑后,她笑起来:“妈!你这样说话真的好时髦。”

“这就是电视剧看多了,让他们物化了。”沈玉荷看到林青脸上有了笑容,她渐渐的放下心来。

慕离回家时,沈玉荷把他叫进房内。

他已经知道沈玉荷复查的结果,但不知沈玉荷把他叫到房内,还有什么话说。

沈玉荷轻轻的说道:“你不要总是忙工作了,带林青出去散散心吧!”

于是,沈玉荷便把在医院,遇到戴泽和任娇的事,说了一遍。当她说到任娇怀孕时,慕离也微微的一愣。

他突然想起来,给林青打电话时,听出她有些情绪不高,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慕离点一点头:“妈!你休息吧!我知道了。”

沈玉荷又嘱咐他几句,让他回房去看一看林青,晚饭她吃的很少。

慕离在沈玉荷的手背上,拍一拍,默默的走出房间。他来到卧室,屋内空无一人。

他随即在大宅内找了一圈,仍然没有看到林青的踪影,他快步冲出大宅,来到小花园。

借着夜色,他已远远的看到林青,只见她默默的坐在那里,低头沉思着。

庭院内橙黄色的灯光,照在她的身上,显得她柔美而俏丽,但却掩饰不住她的落寞。

他放缓脚步慢慢走近林青,他没有说话,生怕突然说话,会把林青吓一跳。

慕离轻咳两声:“怎么坐在这里?”说话间,他已来到林青的面前。

林青仍不抬头,也不说话,只是深深的点一点头。

慕离走上前去,轻轻的搂住她,把她的手握在自己大而暖的手心中:“你的手冰凉,在这里坐了多久?”

林青仍然不语,她缓缓的将头靠在慕离的怀中,好似一只受伤的小猫,想得到安全和慰寂。

慕离抬手托起她的头,林青却极力的躲开。

只在瞬间慕离已看到,林青的脸上挂着泪痕,双目通红,满眼的委曲,她的嘴角撇一撇,即刻又流下泪来。

慕离重新将她拥进怀里,缓缓的说:“妈已经告诉我了。”他不再说话,只是紧紧的抱着林青。

林青努力使自己静下来,她坐直身体,扭过头擦一擦眼泪:“没什么?我就是心里难受。”

“好了!一切都过去了,我们离开这个环境,你会感觉好些。”慕离一把拉起林青:“我们回去,你会受凉。”

林青不说话,站起身随慕离回到大宅。

……

第二天,林青坐办公室中,却看不出昨晚落寞的神情,她又精神百倍的开始了工作。

江涛推门进来:“林经理,戴总来了。”

“嗯!”林青轻轻的应一声,她从一堆报表中抬起头,并做了一个深深的呼吸。

戴泽走进来,坐在林青的对面。

“林青,昨天你好像有心事。”戴泽直接了当,他不放心她,才早早的赶到公司。

“没有啊!任娇怀孕,是个大喜事。”林青已把昨天的事,忘掉一半,起码已不被那件事所困扰。

戴泽拿出一份报表:“你先看看这个,然后我们再谈细节。”他茬开话题。

林青认真的看一看,她指出了几处不足之处,并要求戴泽回公司,立刻修正。

戴泽知道林青的心境,她只想再要一个孩子,可是她身体情况已经不允许。

任娇也是因为怀不上自己的孩子,而领养了果果,她时刻承受着心内的痛苦。

而她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,也算是一件完美的事了。

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