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下载,黄瓜视频tv版怎么下载

   穿着一袭黑色流云长袍、乌发拽地的男人大步走进来, 衣袂在半空中震荡出一个凛冽的弧度。

   他有一张完美之极的脸,紫色的双瞳,额间跳动着一缕黑色的魔火, 气势强大,尊贵非凡, 只是眉宇间那清清淡淡的神色, 又如那天边遥不可及的浮云, 格外的矛盾。

   迟萻用贪婪的眼神看着他,只是随着他的走近, 很快就反应过来,这个人不是司昂。

   他虽然和司昂长得极像, 但司昂的眼睛色泽比他要浓丽,司昂的气质素来狂放, 纵使沉默时, 也一样霸道, 从未有这般清淡无欲的模样,他们是不同的。

   迟萻心里不禁浮现几分难受的情绪。

  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出现了, 司昂竟然还没有出来?

   那么多个世界,她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遇到他,像妖姀曾私下对她说的, 他们之间自有一种莫名的牵引,他总会在第一时间来到她身边。可在这个世界, 已经过了这么久, 这些和司昂有关的人接二连三地出现, 偏偏她最想见的那个人仍是不在。

   到底发生什么事?

   就在她难受时,突然听到山洞里的两个小孩起身行礼,口称:“魔帝。”

   司凌仍是坐在铺着仙锦云织毯的榻上,朝那男人叫了一声“爹”。

   爹?!!!!

   迟萻回神,叶子都卷起来,纠结地看着那男人年轻俊美的脸,明明就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,这就当爹了?他生得出司凌这么大的女儿么?纵使以这两人的样子,一看就让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亲缘关系。

   少女雪山脚下写真充满灵性

   迟萻突然想起,这个世界似乎是所谓的仙灵界,能在这里的,都是一群仙人。

   哦,神仙嘛,青春永驻是应该的。

  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,那被司凌叫爹的魔帝已经走到司凌身边,执起她的手腕检查她的身体。

   “孩子的情况还不错,但仍是有些危险,在他出生之前,最好不要再随便走动。”魔帝开口道。

   司凌马上捂着自己的肚子,紧盯着他,“会有什么危险?孩子明明好好的。”

   魔帝见她担忧中防备的样子,不知道她的反应为何这么大,安抚地在她脑袋上轻轻地摸了摸,说道:“放心,不会有事的,为父自会护住你们。”

   司凌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最后又咽下。

   检查完女儿的身体情况,魔帝这才问道:“司寒呢?”

   “大哥去凤凰族取凤凰果,现在正从凤凰族赶回来。”小妖莲马上出声回答,不允许有人误会大哥。

   魔帝嗯一声,神色淡淡的,也看不出对此有什么反应。

   迟萻的叶子再次卷了卷,总得觉得这个“司寒”似乎在这些人嘴里有些不同,而且也是姓“司”,不知道他和司昂会有什么关系。

   迟萻一边在心里猜测,目不转睛地盯着魔帝。

   他和司昂实在太像了,就算知道他不是司昂,她还是忍不住多看几下。

   突然,魔帝转头看过来,一双紫色的琉璃目,清清淡淡的,格外的疏离,和“魔帝”的身份实在不相符,看不出一丝魔魅的痕迹,一身气度反而像那高华矜贵的九天仙人,灵气内敛。但当被这双眼睛锁住时,迟萻直觉危险,仿佛连灵魂都为之战栗。

  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,可怕到让人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起。

   魔帝的目光显然已经锁住她。

   迟萻这段日子,不管做什么,就算猛盯着司凌这群人看来看去,他们都没什么反应,这也是她敢放肆观察他们的原因。只是没想到,这个魔帝会如此敏锐,竟然会发现她的视线。

   一棵草有什么视线?

   迟萻心里有些抓狂,这魔帝真可怕。

   “怎么了?”司凌问道,不知道她这便宜爹在看什么。

   其他人见魔帝盯着那株帝霖仙草,以为他认出来,重天便道:“这株是帝霖仙草,因为有它,此地已经成为一个洞天福地,司凌在这里安胎最好。”

   小红妹妹也跟着说:“帝霖仙草已经修炼出自己的意识,答应会给司公子庇护。”

   魔帝清淡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,若有所思地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 得知这里是一个由帝霖仙草改造的福地后,魔帝倒是没有急着让大肚子的女儿离开,对她道:“你在这里好好安胎,这次袭击你的人,为父定会查清楚,一个个揪出来给你报仇,你莫要着急。”

   说到最后,清淡高华的仙人浑身魔气涌动,黑色的魔气在他周身淡淡地弥漫,额间那缕黑焰也在隐隐跳动,瞬间使他俊美的容貌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魔魅邪气,哪里还有那高华矜贵的仙人之姿?俨然就是一个三界有名的蛇精病魔族。

   显然这次司凌遇袭之事,让魔帝极为震怒。

   迟萻屏息看着这个魔帝,觉得他不愧是司凌的父亲,也是个表里不一的。

   司凌点头,想到什么,说道:“我觉得这次的事情,并非是针对我或者是魔族,更像是想要除去我的孩子。”说到这里,她咬住唇,眼里露出凛冽的寒光。

   如果真是朝她来,她接受就是,反正她的运气一向不好,总会莫名其妙地卷进一些事端中,这些年运气也一直没有好转。

   可要真是朝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来的,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罢休。

   听到这话,周围的人都有些意外。

   毕竟司凌是魔帝之女的事情三界都知道,有些想要对付魔帝的势力,都会拿她当软柿子捏,司凌也习惯这种事情,敢来捏她的,最后都死得不能死,她也不是好欺负的。可他们从来没想过,这些人会丧心病狂地对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出手。

   纵使看惯修士卑劣的手段,对孕妇和未出世的孩子出手,仍是让人觉得太阴毒狠辣。

   魔帝很快就离开,不过他留了几个魔将在这里护着。

   重天等人显然对那些魔将不以为然,却没有赶走他们的意思。

   这种非常时期,他们自然不会蠢得和魔帝不对盘。

   魔帝离开后,重天瞅瞅在半空中伸展叶子的迟萻,突然说道:“临渊的修为又增长不少,竟然能感觉到帝霖仙草的意识。”

   说到这里,重天也有些纠结,连他都没有感觉到帝霖仙草竟然已经修炼出自己的意识,并用意识来窥探他们。没想到魔帝能发现,可见这几千年来,魔帝的实力又有进步,并非像对外所说的,只是仙帝的实力。

   司凌对此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,无所谓地说:“他是魔族有名的天才嘛。”

   “那为什么司公子你作为他唯一的后裔,你的资质这么差?”小妖莲问道。

   司凌有些恼羞成怒地在她额头弹了下,生气地道:“明知故问!”虽然她没有她便宜爹厉害,但她的资质也不差啊。

   灰鳞握紧拳头,一副脑残粉的样子说:“主人是最厉害的,魔帝算什么,主人以后一定会超过他的!”

   司凌被他说得既窝心又不好意思,只能摸摸他的脑袋。

   魔帝来了又走,山洞里很快就恢复平静。

   不过有重天那几个没长大的孩子,好像也平静不下来。

   迟萻总算是见识到熊孩子的破坏力,熊孩子压根儿就没有安静的时候,要不是生怕影响到孕妇休息,这福地都要被他们掀了。

   最熊的就是重天和那个叫灰鳞的银灰色衣服的男童。

   直到现在,迟萻才知道,除司凌外,那三个都是妖修炼化形成人的。

   重天是一只在上古时期就灭族的磐魂兽后裔,听说磐魂兽一族天怒人怨,在修仙界横行霸道,简直是老子天下第二没人敢称第一,所做的事情格外的招人恨,幸好在上古时就被灭族。

   如今重天是天地间仅剩的一只磐魂兽,自从来到仙灵界后,就在仙灵界里杀出赫赫威名。

   而那个灰色头发并且时髦地染几根彩发的男孩叫灰鳞,小名小灰,是一只杂种灰鸟,听说身上有四种神鸟的血脉,一双天生凶恶的眼睛极拉仇恨。当然,他脑袋上那几根彩发并非是追求时髦染的,而是天生自带的,每一根彩发代表他一种血统。

   迟萻暗暗数了数,果然是四根彩发。

   剩下的那个红衣女童叫红栖,小名小红妹妹,是一株妖莲,天生自带红莲空间,也是一个非常勤恳的果农,她总能拿出让仙灵界中的那些仙人羡慕的东西,而且还特别地珍贵,其中最珍贵的就是她手中的木系仙灵液,要多少有多少,简直不能再壕。

   至于这三只妖为什么会和司凌长得这么像,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 据说——说的人是小红妹妹,在这三妖化形时,都十分向往司凌的脸,小凌子那张遗传魔帝临渊的脸太美了,在打架忽悠人时很占便宜,用起来非常方便,于是他们在退去妖身化形时,就往司凌的长相来化形塑造。

   结果,这三只妖化形后的模样就和司凌有几分相像,俨然就像一家子人。

   迟萻听得想喷血,原来长成这样还有这么搞笑的原因,这群人(妖)要不要这么随便啊?

   重天和灰鳞天天都出去打架,时不时在附近转转,看看有没有那些追杀司凌的仙人,要是遇到,二话不说,直接揍,揍死算他们的。

   小红妹妹在山洞里陪司凌,努力地将自己往贤妻良母发展,将大变样的山洞打理得井井有条,每天还会给迟萻浇仙灵液,顺便给迟萻说司凌这群人在下界时的故事,每次都听得迟萻津津有味。

   明明不过是个五六岁模样的女童,却干着成年人的活,还贴心无比,迟萻终于明白为什么司凌这么疼她,迟萻都想疼她。

   就在迟萻对着这个和司昂长得有些像的妖莲越发的母爱泛滥时,听到那边扶着肚子走路的司凌道:“小红妹妹你不会又将帝霖仙草当自己孩子养吧?”

   迟萻:“……”什么?什么?

   小红妹妹笑得一身母爱,“是啊,这可是仙灵界唯一的一株帝霖仙草,等我们离开时,如果它愿意,我会将它移种到我的红莲空间,等到它化形后,就是我们的伙伴啦。”

   迟萻:“……”

   这是不是哪里不对?

   你一个五六岁的娃娃,也想当妈妈了?

   虽然小红妹妹只有五六岁的外表,但她确实做着母亲的活,不仅能养花种草,还能酿酒做饭,照顾两个成天打架受伤的熊孩子,还将司凌这个孕妇照顾得妥妥贴贴的。

   如果小红妹妹能再长大一点,就不会这么违和。

   迟萻总算知道这些维持着青少年和孩童模样的妖,其实年龄都能以万来计算,至于外表会这么小,因为妖想要长大可不容易,严格来说,他们确实还在幼生期的阶段,也相当于人类的孩子。

   迟萻有些担心自己化形时,会不会也像小红妹妹这样,维持着三头身的样子,到时候就算见到司昂,她都不好意思和他相认。

   这日,迟萻正在享受小红妹妹浇给她的仙灵液,就见到灰鳞和重天快速地回来。

   “主人,大哥回来啦!”灰鳞高兴地说。

   重天则是一脸纠结,司大哥回来,预示着他们又要被他操练,特别是这次司凌遇险,他们因为跑出去玩,没陪在她身边,才害得她差点出事,司大哥一定会发飙,特别是他入魔时,将他们的皮都扒下来也不稀奇。

   重天越想越心惊,菊花一紧,决定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将功赎罪。

   比起他的担心,司凌和灰鳞、小红妹妹都一脸期盼地看着洞口外。黄瓜下载,黄瓜视频tv版怎么下载